家居人类 >吉本芭娜娜:很多人实行荷欧波诺波诺是为了让好事发生,但我不这 >

吉本芭娜娜:很多人实行荷欧波诺波诺是为了让好事发生,但我不这

2020-06-24 21:40| 发布者: 家居人类| 查看: 436| 评论: {php} echo

吉本芭娜娜:很多人实行荷欧波诺波诺是为了让好事发生,但我不这

在夏威夷语里,「荷欧」是目标的意思,而「波诺波诺」则是取得平衡的完美状态。也就是说,荷欧波诺波诺的意思就是导正不平衡的状态,找回原本的完美平衡。

身为夏威夷州宝的已故莫儿娜女士,将荷欧波诺波诺这个自古流传于夏威夷的解决问题方法,发展成更简单的形式,让任何人在何时何地、不需要依靠其他人就能使用,而这就是现在我们所使用的荷欧波诺波诺回归自性法(以下简称为荷欧波诺波诺)。

在这边简单介绍一下荷欧波诺波诺。荷欧波诺波诺认为任何存在都具有自我,不管是人类、动物、植物,还是土壤、海洋、山、河川、金属、空气。而且,还是由意识(尤哈尼)、潜意识(尤尼希皮里)、超意识(奥玛库阿)这三个自我所构成的。

这是我们平常所认知的意识,能够察觉到问题,也能选择是否要清理。对尤尼希皮里而言就像是母亲一样。

又称为内在小孩。不只保存着幼儿期的记忆,还保存这世界诞生后的一切记忆,并以情绪及问题的形式重播、展现出记忆。只要尤哈尼开始清理,尤尼希皮里就能放下一直以来所累积的记忆。

能够将尤尼希皮里想放下的那些记忆,呈交给神性智慧(神圣的存在)。属于灵性的部分。

万物的根源。将收到的那些记忆,经由荷欧波诺波诺的步骤,转化为零的状态。能够释出灵感。

我们所体验到的问题,是由于无数的记忆累积在内在小孩尤尼希皮里的身上,而这些记忆无处可去,因此不断反覆重播所导致。消除记忆的行为则称为清理。

只要我们在发生问题的时候能选择清理,并且尽可能无论何时都清理,这幺一来,就能放下所有累积在尤尼希皮里的记忆,活出原本充满灵感、富足而自由的自己。

基本的清理方法是使用这四句话。「谢谢你、对不起、请原谅我、我爱你」。只要反覆在心里默念这四句话,或者念「我爱你」,就能在不知不觉间,逐渐消除所累积的大量记忆。

除此之外,荷欧波诺波诺的呼吸法「HA 呼吸」,也能发挥清理的作用。做法很简单。

尤尼希皮里经常会被记忆塞满而感到痛苦,而这呼吸法能将神圣的呼吸送到尤尼希皮里那里,这样一来,在清理的时候就会变得更加顺利。当你感到疲劳或压力时,或是脑中浮现不出新点子的时候,都建议你使用这个呼吸法。

修蓝博士使用Nike的口号,对停滞不前、不去清理的我们说:「Just do it.」(做就对了),用这句话在我们背后推一把。

来吧!现在就直接开始使用荷欧波诺波诺!遇见原本理应存在的那个富足又自由的自己!

(编按:KR,Kamaile Rafaelovich,荷欧波诺波诺回归自性法的创始人莫儿娜的头号弟子)

芭娜娜:我和猫狗一起生活,其实牠们也是会说谎的,像是「我都没吃东西」「我还没散步」等,但牠们不会假装。简单来说,牠们不会因为希望我多去理牠们,就装可爱,或是希望我喜欢牠们,就一直称讚我。牠们不会说「你今天的髮型很好看」,牠们光是待在我身边,我就能清楚感受到我们之间存在着某种可贵的连结。

我有时候会想,其实人跟人之间不也该如此吗?但这真的很困难,只要不去清理内在,就很难办到。因为人类这种生物,基本上都会欺骗自己,也会欺骗别人。我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从哪个阶段开始出现的,但我想这已经深入了人类的本性。

举一个我自己的例子,基本上我认为我看不到鬼,当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时,我也都会回答「我看不到鬼」。不过前阵子去箱根的时候,住了一间非常老旧的旅馆。那里的大厅很暗,还有一个暖炉。半夜经过那里时,突然感觉好像有很多人在那,那时我当然清理了。于是,我的眼前陆续出现很多戴着安全帽的人。我心想「喔,因为这里是箱根嘛」。

当时我并不觉得可怕,只是明白:「喔,原来这个人是因为这样而去世,但大厅平时很热闹,太热闹的话他们很难待下去,所以才会刚好在这种暗暗的时候出现。」这时我并不会特别去想「他们徘徊在这种地方真是可怜」,而那些人也没有对我说「喂、喂,听我说!」「救救我!」我们双方就只是纯粹打了照面而已。原来与不断清理的人相处,会是这种感觉。而这时我便想,要是活着的人也可以这样该有多好。

KR:芭娜娜讲得很具体,让人非常容易理解。我在任何情况下,都会让自己在保有真正自己的状态下去跟人、物与土地接触,这对我来说是件必要且不可或缺的事。

KR:以我自己的情况来说,我在做个人谘询时,会遇到有些人拥有一些我不太会有的想法,或是採取一些我绝对不会採取的生活方式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会想「不管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是怎样,反正我只要清理」,并且再次想起「这个人是来带给我清理机会的」,这幺一来,就能轻易回到平时的自己。我想这一点跟刚刚芭娜娜说的鬼魂是一样的道理。「啊,你在这里啊,现在的情况在我眼里看起来是这样,那我现在就尽可能的清理」,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。

莫儿娜有一次对我说:「你之所以会觉得荷欧波诺波诺对你的人生来说是必要的,觉得你的生活方式因为荷欧波诺波诺的关係而渐渐改变,并且开始每天实践,是因为有某些人在某处给了你一些东西,于是让你有这样的想法。虽然这些人不会一直用言语告诉你,但他们都是你要获得这些体验不可或缺的人。就像每次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,也都会清理一样。你一定也能对遇到的人做一样的事,而且你也会想要这幺做。这就像是传递接力棒,只要你在面对人生中的人、事、物,能够去清理体验,就能让这场荷欧波诺波诺的接力赛永远持续下去。因为大家其实都只是想回到自己真正的家。」

当时莫儿娜边说边做出传递接力棒的动作,那个模样我到现在还是记得很清楚。

我要是没有清理的话,也会经常迷失自己。

芭娜娜:对我来说,跟鬼相处还比较轻鬆。跟人相处的话,我有时也会像刚刚爱绫讲的那样,一不小心就迷失了本质。当我眼前出现一些时运不济、很可怜的人,或是一些过于富有魅力、很引人注目的存在时,也就是说,当我遇到一些跟当下环境并不相称的人时,内心终究还是会受到影响。

但是我从某个时候开始深信,我们活着的目的只有 KR 提到的「回家」,以及成为自己而已。从那时开始,我便一直实践荷欧波诺波诺,也感觉自己出现了一些变化。

我想要是以前,当我住在那间旧旅馆,遇到那些存在的时候,内心一定会十分动摇,可能会感到非常害怕,或是拚命逞强,也可能会想「是不是应该要听他们说话才好?」这世上大部分的人,认为人生本来就会不断发生这里所说的这种动摇。我觉得就是因为大家这样想,所以人际关係才会出现问题。不过,若想让自己与其他人察觉到这一点,还是唯有在各种状况下,不断努力找回自己才行。我们能为别人做的,原本就只有尽可能每分每秒呈现出真正的自己而已。

芭娜娜:在我开始实践荷欧波诺波诺以后,实际感受到不好的事情确实变多了,但开心的事也变得更加丰富。感觉整体的範围变得更大。不过若想要扩展,就必须将自己置于中心,而且还必须消除自我才行,所以我觉得人生好像就是在不断实践着这些。

很多人实行荷欧波诺波诺是为了让好事发生,但我却不这幺想,我一直觉得清理就是不断让自己回到中心。只要处于中心,人生就会自然变得越来越广阔。

KR:莫儿娜常说,我们不知道一个正在大笑的人,他的内在实际上正发生着什幺样的事情。就像刚刚芭娜娜说的,无论何时都将自己置于中心、不断让自己归零,就是一切事物的开始,而我们得回到这样的状态当中。

只要清理现在发生的事,就能够回到中心。
荷欧波诺波诺就像是个急难救生包。


图文推荐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