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焦发明 >【独家】学者否定反中论 投资理念待磨合 马中关系乍寒还暖 >

【独家】学者否定反中论 投资理念待磨合 马中关系乍寒还暖

2020-06-13 13:04| 发布者: 聚焦发明| 查看: 615| 评论: {php} echo

新时代马中关系(第二篇)

【独家】学者否定反中论  投资理念待磨合 马中关系乍寒还暖


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果敢与强势,会否造成马中关系降温或疏离?这一场经贸风波,会否影响甚至改变未来的马中关系?

国际舆论迫不及待地将马哈迪与我国划入“反中、反一带一路” 的立场,但评论学者否定反中论,并认为此时是马中两国关系和投资理念的磨合契机,甚至有助进一步促使马中关系升温。

从东海岸铁路到石油输送管大型投资项目相继被暂时喊停,希盟政府一再强调是基于国家经济利益而紧急刹车,中国方面和国际评论则将事件焦点上升到“继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口城项目之后,一带一路又在马来西亚遭挫”,甚至评析“马来西亚的底气从何而来?”

至于国内反应,普遍上支持新政府当机立断的决定,并且对过去一个月来马中两国相互派出特使访问的积极表现,乐观看待即将展开的正式谈判,深信能纠正前朝政府所签下的不平等条约;但无可否认,始终有人尤其政敌,却又对马哈迪对于中国的立场,以及未来马中关系的新发展,会否走向更好的局面,心存疑虑。

分析认为,马哈迪敢于接连暂停中资项目,一方面是针对前朝政府的政治斗争,一方面是大马对中国发展一带一路的重要性。巨大的战略和经济利益,是马来西亚与中方谈判的两大筹码。


投资理念与中国不同

对此,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胡逸山博士强调,“必须先了解马哈迪的投资理念与中国不同,但绝对没有反中,更没有反对一带一路”,而“马哈迪时代的马中,比任何一个领袖时期更加如胶似漆”。

“投资对于马哈迪而言,就是某外国企业来我国设厂,为我国人民制造就业机会,在某种程度上转移技术予我国,这是很传统的投资概念,也是邻国泰国、越南和缅甸转向工业化的投资模式。这是马哈迪认为最恰当、舒适的投资方式。”

但是,中国的投资理念和经验却是“要致富,先修路”——唯有基建先行,才能带动经济快速发展。

“他们(中国)认为要先把基础建设做好,公路、铁路、水电供应到位,就会吸引海内外的人前来投资,所以基建是中国的经济发展重点,这是中国本身的发展经验,并且是铁板钉钉的成功经验,所以一带一路很大程度上,就是要将这种成功的发展经济理念和做法复制、延续、分享或扩大到其他沿路国家。”

【独家】学者否定反中论  投资理念待磨合 马中关系乍寒还暖 胡逸山:希盟政府的最主要考量是国家经济利益。

仅不满前朝借大项目中饱私囊
马哈迪没仇视中国

新政府认为,前朝政府利用这些大型合作项目中饱私囊,导致国家背负沉重债务,重伤国本和人民,因此喊停,坚持重新检讨和谈判有关项目的不平等条约,尤其是造价过高的问题。

胡逸山认为,即使如此,希盟新政府并非怪罪中方,而是怪罪前朝政府,利用马中关系和一带一路发展,“趁机逼迫”中方抬高价格,这一点也从马哈迪数次在官访时为中方辩护,以及强调马中关系始终友好的表态中,清楚体现和证明,他对中国并没“仇视感”。

【独家】学者否定反中论  投资理念待磨合 马中关系乍寒还暖 并非所有喊停的大型项目都有中资参与。(档案照)

喊停项目非全中资

他认为,项目喊停并非针对中资,而是恰好有关项目与前朝政府有关,所以“中招”,但并非所有喊停的大型项目都有中资参与。

“所以,投资理念的不同,以及前朝政府的舞弊嫌疑,成为暂停这些项目的两大原因,希盟政府的最主要考量是国家经济利益。”

他说,若不当机立断喊停,等于任由问题恶化。

“重新检讨和谈判不合理的条件,厘清问题,才能达致更良好的合作。从这一个多月的演进看来,马中双方也展现积极协商,尽速解决问题的诚意。

“在权衡得失轻重之间,必然要果断选择,暂时停工或许让双方都受到一些影响,但更重要的是国家利益和未来发展,而不论终止合约(毁约)或拖延,对双方都有弊无利,也不是双方想要的处理方式,所以速战速决,互相让步,相信会是最正面的处理方式。”

他说,马中关系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,而无论从政治或经济层面,马中两国都是不能没有彼此,相互需要、相互依赖的紧密关系。

战略盟友唇齿相依

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也是发展中国家的龙头老大,更是我国的主要贸易伙伴,讲求务实的马哈迪非常清楚这一点,而中国也不能失去马来西亚这个盟友,因为我国处于一带一路发展的枢纽位置,也是东盟区域里配合度和信誉最高的国家,而且政治和经济环境稳定。

因此,胡逸山认为,马中关系依然乐观,中资也不会因此减少。此次的决策在初期或许会造成一些小影响,但两国领袖都是务实的人,双方关系也会很快恢复,甚至更胜从前。

【独家】学者否定反中论  投资理念待磨合 马中关系乍寒还暖 陈亚才:有必要重新检讨项目合约。

陈亚才:经济政治两大考量
切断前朝政商关系

时事评论人陈亚才认为,经济和政治,是新政府对多项大型项目紧急刹车的两大因素。

在经济层面,以东铁工程为例,两个阶段共810亿令吉的惊人造价是最大问题,与经济学家佐摩评估的300亿令吉差距太大,落差整整两倍的经费或估价是否被用作“其他用途”?

“令人觉得微妙的是,不论是马方或中方,都没有反驳这个疑问。”

他从政治因素进一步分析,此举也将前朝政府的政商关系切断,更切断前朝政府和各政党或领袖直接或间接的财务来源。希盟政府同时也通过“揭发弊案”的手法力揭前朝政府的贪腐,以巩固其新政权,证明选民的选择是对的,并借此延长“蜜月期”,以便有更多时间落实百日新政。

“所以,不论从政治或经济因素看,都有重新检讨项目合约的必要。”

恢复工程可能性偏高

无论如何,他认为,从马哈迪和希盟政府的谈话、与新加坡和中方等各方面的互动,都透露出“重新恢复原有工程的可能性偏高”的讯息,只是需要重新议价,或是规模及合作条件上有所改变。

他说,两国的考量重点不同,我国主要是政治考量,中国的考量重点则是经济。

“对比早年中国在处理商务问题上的策略,如今是在商言商,民族情感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折扣,换言之,有20%以上华人的大马并没有因此受惠,合约反而比市价高。

“另外就是一带一路。马来西亚在沿路60多个国家里,被中方排名在配合度最高的5大国家之一。马来西亚的重要性就是作为中国在东南亚的重要据点,相比他国如泰国、新加坡和印尼,这些国家皆保持观望,没有与中国建立紧密关系,所以马来西亚就成为重要伙伴。”

他补充,我国是先喊停的一方,而且对马方而言,有关工程并非紧急计划,但中方却不想失去我国这个据点,而影响一带一路的发展。

此外,新政府公开喊停的做法,也等于是对国际的一项宣布,不止影响马中关系,也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,可能会引起其他国家的反弹。因此,在处理有关问题上,不只是合约谈判,而是综合性的考量,包括经济、政治、一带一路、国际形象。

对外资不照单全收

陈亚才认为,不同外资有不同的投资,可满足我国的发展需求,我国可选择招揽所需要的投资性质,而不是照单全收。

“有关外资是否对我国的长远发展有正面帮助和利益,正面和负面影响(利弊)的对比、会否破坏环境造成长远危害等等,都是一个国家在选择外资时的考量因素。新政府对中资就是有检讨、评估、选择性的。”

【独家】学者否定反中论  投资理念待磨合 马中关系乍寒还暖 锺志强:取他人之长,补己之短。

锺志强:善用中国优势
可引进AI科技投资

马来西亚拉曼大学(UTAR)副校长兼优大商业与金融系教授锺志强博士则说,中国在基建和科技方面具有优势,因此有所谓的“高铁革命”、“微信革命”、“AI革命”(人工智能)和“互联网经济革命”,我国可着重引进这几方面的投资,尤其是人工智能科技方面的投资。

“我国缺乏人力,引进人工智能发展可提高生产力,发展和支撑本地企业,减少依赖外劳,则有望带来革命性的进展,走向高科技经济。”

他说,过去20年我国的经济发展表现不俗,如今迈入人工智能时代,也应与时并进,若能取他人之长,补己之短,与中资达到互惠互利的合作,对我国的未来经济发展具有非常大的优势和益处。

“我认为这模式是可行的,若能吸引符合未来发展需求的投资,比如微信、再生能源、人工智能和互联网经济方面的投资,一方面可满足中国的基建条件或需求,一方面可迎合本地发展需求,互惠互利,共同发展,那马来西亚在未来20年,将会取得高速的增长,要达到高收入国的目标也不会太遥远。”

【独家】学者否定反中论  投资理念待磨合 马中关系乍寒还暖 东铁两个阶段共810亿令吉的惊人造价是最大问题。(档案照)

工程刹车处下风
谈判靠打“关系”牌

不同于胡逸山、陈亚才及大部分舆论对我国在谈判筹码上具备优势的正面看法,锺志强认为,我国已不再是东盟最具优势的经济体,虽然在政治关系上占有一定的优势,但在经贸谈判上,却不再形势大好或必然占上风,马中友好关系或许是唯一能仰仗的条件。

“合约签了就要遵守,毁约就要赔偿,即使带到国际仲裁庭,也是根据条约裁判,这就是我们处于下风的一点,所以只能靠双方都愿意谈判,并且以马中关系为前提。”

对他个人而言,最初认为马来西亚不可能全面停工毁约,拖延是短期策略,直到中介承受不住成本压力而放弃,但这样的可能性极低。

“东铁肯定不会停工,但可能把范围缩小,或是将支撑站点,修改或增减,比如将文冬的站点改去其他地方。我国在泛亚铁路里是具有非常建设性的位置,因此在友谊为重的前提下,互相让步。”

掌握优势互惠互利

他不讳言从政治角度来看,我国确实具有谈判筹码,但是我国的投资条件并不比其他东盟国家占优势,单单薪金方面,就高于泰国、印尼和越南,他国资源不比我国逊色。

所以,他强调,我国必须掌握优势,拿捏好分寸尺度,互相尊重,以互惠互利。

他补充,根据国家银行的数据,2015年我国最大的投资国是美国,接着是日本和香港,中国其实是第四大贸易国,若中国投资减少,美日港等其他投资也未必会增加。

“从投资项目和条件来看,中资所投资的是大型基建项目,比如铁路、电讯业、快铁、高铁、油气等,而美国和日本则以制造业居多,所以未必存在此消彼长的可能。”

下篇预告:金融及商业学者剖析喊停中资大项目的利弊。

相关新闻:

【独家】东铁毁约掀风云 首相访华负重任 引马中列车回正轨

【独家】虽拥与中谈判筹码 大工程喊停损马商誉

特约:陈绛雪 摄影:姚春显、陈成发、黄志强

特约:陈绛雪 摄影:姚春显、陈成发、黄志强


图文推荐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