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居人类 >【台湾助柬埔寨净水】小男孩万那地没去上课他在学校前的湖面修船 >

【台湾助柬埔寨净水】小男孩万那地没去上课他在学校前的湖面修船

2020-06-12 16:49| 发布者: 家居人类| 查看: 761| 评论: {php} echo

【台湾助柬埔寨净水】小男孩万那地没去上课他在学校前的湖面修船

这个小男孩字叫万那地,14岁,在洞里萨湖出生,喝汙染的湖水长大,个子比同龄男孩还小。我们在湖区工作的这几天里,万那地的爸爸白天是船长,负责开船接送工作团队;晚上则是义警,在我们借宿的庙里守护工作人员安全。

万那地整个礼拜都没去上学,他早上5点跟我们一起上船开工,爸爸待在船尾掌舵,他爬上船头监看水道,遇到螺旋桨缠到垃圾,小船动弹不得时,他得拿着比他手臂粗的大刀,挂在船缘上使劲地割断绞绳。

万那地挂在船缘上使劲地割断绞绳。(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提供)万那地在洞里萨湖长大,才14岁,已经跟着爸爸工作。(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提供)

滤水工程在酷热及爬满蚊虫的湖区进行到第4天,我们一早花了4个小时才能抵达距离安隆达悟村工作站表定2.5小时的狮头村,这一天要装设全球第一座「浮动式湖上滤水系统」,主要供应800户湖上人家、共3,600位居民的饮水需求。

当傍晚的金黄色夕阳光芒洒落包围狮头村的整片湖区时,黄浊色湖水经过滤后,终于流出透明饮用水的那一刻,现场人员振奋、欣喜,还夹带激动的泪光。

长期驻点柬埔寨深入服务的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创办人杨蔚龄,深知即将入夜的丛林湖泊蛰伏着威胁,她催促大家收工登船赶回工作站。

台湾技术协助柬埔寨建置的全球第一座「浮动式湖上滤水系统」,可助当地有清洁用水。图为水专家骆业勋比对滤水前(右)及滤水后(左)的水质。台湾净水技术协助柬埔寨狮头村建置了全球第一座「浮动式湖上滤水系统」。(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提供)当狮头村民喝到第一口净水时,拍手叫好。

但是,洞里萨湖还是发威了。平时对湖区再熟悉不过的船夫不断迷航;旱季水位很低的湖区像是捉住小船般让船只搁浅;更离奇的是先后出发的4艘工作船,都在同处湖区搁浅。

在夜色的笼罩下,我们肉眼看不到彼此的方位,是透过船只无线电知道4艘船都搁浅在附近。

夜色里的万那地坚守工作岗位,帮爸爸确认水道情况。旱季的洞里萨湖让船只搁浅,工作团队在湖面上无奈地等待。(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提供)

远方云层里窜出无声的闪电,白绿色的闪电刷亮湖区,一瞬之间我们才看到彼此的船只停在附近。我们蹲坐在小木船上好几个小时,已经全身僵硬,屁股疼痛,船夫和领航员持续修正方向,船员跳进湖里,推着船只不断找寻新的水路,希望能通过搁浅水区,但一整夜几乎徒劳,我们甚至做好了要等到天亮才有救援的心理準备。

深夜11点30分,距离黄昏的登船时间已经过了6小时。採访团队的这艘船遭遇了螺旋桨缠到鱼网,整艘船被勾住,成员向前冲出去的惊魂,现在又因为搁浅陷进漫长的无奈等待…

突然在一片黑的水面,我看到小个子的万那地走在湖水里,他推着爸爸的船只,努力要把这几艘船只绑在一起,让有动力的船只一起拉回工作站。

旱季的洞里萨湖让船只不断搁浅,小男孩万那地(右)踩着湖水推船。(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提供)睡不到4小时的小男孩万那地,隔天又要跟着爸爸一起工作。

这个时间,台湾的孩子们已经睡在柔软的床铺上,但万那地从清晨5点开工,跟着滤水团队一起工作了18个小时,我在黑暗中看到他泡在湖水里推船的倦容,而且,晚餐时间大家都困在湖上,万那地什幺也没有吃。

将近午夜12点多,我们终于回到工作站的大庙,大家忙着梳洗,累到没有力气弄吃的,我塞了2包麦片给万那地,知风草协会工作人员对他比划吃了会长高的手势,他很害羞地笑了。

那个晚上,万那地打赤膊穿着四角裤,躺在草席上挨着爸爸疲惫地睡去。

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创办人杨蔚龄,发了工作奖金给小男孩万那地。(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提供)小男孩万那地(右1)跟着滤水团队进到每座村子,这是他跟克旺村孩子的合影,他们在应该上课的时间都没去学校。

隔天早上,我问他:「你这几天都没有去上课喔?」他说:「老师很忙。」听到回答的大家都笑了,我说:「是你比较忙吧,你每天都要载我们去村子。」

在湖区工作的最后一天,滤水团队完成宾萨玛小学的净水工程,那时我们和随行的船夫们都混得很熟了,万那地的爸爸是我们公认驾船技术最好的一位。

他很自豪地跟我们说,家族里有华人的血统,是炎黄子孙的后代,所以他喜欢华人,觉得应该要照顾我们。我问万那地的爸爸:「等我们离开湖区,万那地可以回学校吗?万那地很聪明,他应该要去上课。」万那地的爸爸说:「家里很辛苦,比较穷,我们没有钱,还有好几个孩子,万那地必须要帮忙赚钱。」

我们明白在贫穷面前讲道理是没有道理的,所以我们沉默,没有再多说什幺。

「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」净水团队在工作站装设净水系统,孩童终于有净水可喝。(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提供)洞里萨湖区宾萨玛小学上课情景。洞里萨湖区的孩子从很小就开始工作。

柬埔寨全国有超过4成的人口是文盲。杨蔚龄也在柬埔寨办学校,她创立的「知风草中学」聘僱当地教师来教学,说服就学距离遥远、贫困的家庭可以让孩子来上课。

她观察柬埔寨小学生毕业后平均有6成可以读国中,国中毕业后只剩4成可以升学。贫穷剥夺了孩子的基本教育,她曾经到缺课的女学生家里救援,把差点被妈妈卖到泰国工作的孩子带回学校,但没有人能保证,这个女孩不会再被卖掉。

柬埔寨全国有超过4成人口是文盲,能读书的孩子是少数。洞里萨湖区克旺村的学生与採访记者及计划执行团队。柬埔寨地区的学生在教室前。柬埔寨的孩子光脚上学,未来路迢迢。

万那地的爸爸没有钱,但团队结束工作的最后一天,他用微薄的工资买了白饭和烤鸡肉给我们当晚餐。烤鸡蘸了不知名的橘色酱汁,用汽油桶烤的,小摊子后面有三缸污水,工作成员其实都已经陆续拉肚子,但大家不想让彼此担心,都没有说出身体不舒服的事,不过村子里没有其它东西可以吃,再加上这是当地居民的盛情。

吃完这顿饭,我们又再遭遇了一场湖上惊魂,经历十几个小时的担心受怕,才终于从湖区脱困平安抵达暹粒市準备回台湾,等到再吃饭时已经相隔13小时,现在想想,如果没有那一盒白饭和烤鸡,我们绝对没有体力度过这个精疲力尽的夜晚。

我记得洞里萨湖有让人叹为观止的闪电、停在湖上布袋莲的萤火虫、点点的星光和艳橘色的美丽日出…,后来我们才知道,宾萨玛村民在我们抵达的前一天,才刚在湖边捉到一条有类手臂粗的大蟒蛇,村民也养鳄鱼,等牠们长大要剥皮卖钱,只是难免有几只鳄鱼会逃进湖里。

宾萨玛村民养鳄鱼赚钱,跟着採访团队的安隆达悟村小和尚抓起一只小鳄鱼要我试着抓看看。宾萨玛村民养鳄鱼赚钱,但是难免有些鳄鱼会逃进湖里。万那地的爸爸没有钱,但他买了烤鸡肉请工作团队吃,如果没有他坚持要请的这盒白饭和烤肉,我们绝对没有体力度过这场湖上惊魂记。洞里萨湖面上看得到水牛,湖面下看不到还有更多。洞里萨湖村民依湖而生,也因汙染的湖水生病死亡。2019柬埔寨洞里萨湖净水系统建置计划

「2019柬埔寨洞里萨湖净水系统建置计划」由「知风草文教服务协会」「台北永平扶轮社」和「柬埔寨金边首都扶轮社」协力规划,结合「卡尔冈碳素公司」水质博士沈宏文、「三星净化科技」执行副总骆业勋及「旭威能源科技」董事长邱佳发等净水和太阳能技术,共同前进湖区的安隆达悟村、臭鱼岸小学、克旺村、狮头村、宾萨玛、沟及维泱等村落执行净水工程。

净水计划工作人员于2019年6月份及7月份,分2批次前进柬埔寨洞里萨湖区村落安装超滤膜滤水系统,协助多个村落可获乾净用水,预计受益人数可达数万人。工作团队目前已在7月底完成8大区域、共16套净水系统的建置服务,水质经测试,在安装一个月后未检出细菌及大肠桿菌等数值。

知风草中学

知风草分会位在柬埔寨卜迭棉芷省波贝市波贝区坡杰藤村,这个地方是新村,兴起于内战和平之后,目前村民共有2,000多户,以做小生意、到工厂做工和到泰国打零工为主要收入,隔壁的坡杰藤小学设立有1到6年级,学童人数有1,200位左右。

村子里未设立初中及高中,学童必须长途跋涉到邻近村庄就读,距离遥远、经济压力等因素都影响了村民的基础教育水準,因此知风草在2016年11月开办知风草中学,目前设立有7到11年级,去年注册学生达532位,预计2019年11月可成为7到12年级的完全中学。


图文推荐

推荐阅读